三毛
三毛
        三毛(1943年3月26日-1991年1月4日),原名陈懋(mào)平(后改名为陈平),中国现代作家,1943年出生于重庆,1948年,随父母迁 居台湾。1967年赴西班牙留学,后去德国、美国等。1973年定居西属撒哈拉沙漠和荷西结婚。1981年回台后,曾在文化大学任教,1984年辞去教 职,而以写作、演讲为重心。1991年1月4日在医院去世,年仅四十八岁。

       本    名:陈平
       出生日期:1943年3月26日(癸未年)
       逝世日期:1991年1月4日
       主要成就:台湾最受读者喜爱的作家之一金马奖最佳编剧提名
       代表作品: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、《雨季不再来》、《撒哈拉的故事》
       丈    夫:荷西•马利安•葛罗
       父    亲:陈嗣庆
       母    亲:缪进兰
姓 名:三毛 别 名:陈平、ECHO 职 业:作家、旅行家、演讲家 国 籍:中国台湾 民 族:汉族 身 高:163cm
体 重:暂无 星 座:白羊座 血 型:B型 出生地:中国重庆 出生日期:1943年3月26日 毕业院校:台北文化学院哲学系
人物经历
       三毛于1943年3月26日(农历2月21日)生于重庆市九龙坡区黄桷垭正街。幼年时期的三毛就喜欢读书,五年级下学期第一次看《红楼梦》。初中时 期几乎看遍了市面上的世界名著。初二那年休学,由父母亲悉心教导,在诗词古文、英文方面,打下基础。并跟随顾福生、韩湘宁、彭万墀三位画家习画。三毛在她 的散文《我的三位老师》中记录了这三位绘画老师。
       1964年,得到文化大学创办人张其昀先生的特许,到该校哲学系当旁听生,课业成绩优异。
       1967年再次休学,只身远赴西班牙。在三年之间,前后就读西班牙马德里大学、德国哥德书院,在美国伊诺大学法学图书馆工作。对她的人生经验和语文进修上有很大助益。
       1970年回国,受张其昀之邀聘在文大德文系、哲学系任教。因未婚夫猝逝,再到西班牙。与分开6年的荷西重逢。
       1973年,于西属撒哈拉沙漠的当地法院,与荷西公证结婚。沙漠时期的生活激发了她潜藏的写作才华,并受当时《联合报》主编的鼓励,作品源源不断,并开始结集出书。
       第一部作品《撒哈拉的故事》在1976年5月出版。
       1979年9月30日丈夫荷西因潜水中意外事件丧生,三毛在父母的扶持下回到台湾。
       1981年,三毛决定结束流浪异国14年的生活,在国内定居。同年11月,《联合报》特别赞助她往中南美洲旅行半年,回来后写成《万水千山走遍》,并作环岛演讲。之后,三毛任教文化大学文艺组,教小说创作,散文习作两门课程,深受学生喜爱。
       1984年,因健康关系,辞卸教职,而以写作、演讲为生活重心。
       1989后4月首次回大陆家乡,发现自己的作品在大陆也拥有许多的读者。并专程拜访以漫画《三毛流浪记》驰名的张乐平先生,了却夙愿。
       1990年从事剧本写作,完成第一部中文剧本,也是她最后一部作品《滚滚红尘》。
       1991 年1月2日,她因子宫内膜肥厚,住进台湾荣民总医院,3日开刀完成手术。4日清晨,医院清洁女工进入7楼妇 产科单人特等病房,打扫浴室的时候,看见坐厕旁点滴架的吊钩上,悬挂着三毛被尼龙丝袜吊颈的身体。她身着白底红花睡衣,现场没有任何遗书。法医推断三毛死 亡的时间是凌晨2时。第二天,台湾所有的报纸都报道了三毛的死讯,香港80余家报纸也对此作了详细报道。然而事隔不到半年,就有各界人士对三毛的死因提出 疑问,认为警方的现场勘察太匆忙、“因病厌世、自缢身亡”的结论太武断,会不会有真正的凶犯逃脱法网。
人物作品

文集:倾城》《温柔的夜》《哭泣的骆驼》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《雨季不再来》《撒哈拉的故事》《送你一匹马》《背影》《我的宝贝》《闹学记》《万水千山走遍》《稻草人手记》《随想》《谈心》《我的快乐天堂》《高原的百合花》《亲爱的三毛》《我的灵魂骑在纸背上-三毛的书信札与私相簿》

  剧本:三毛全集:滚滚红尘》共出版发行作品23部

  有声作品:《三毛说书》《阅读大地》《流星雨》

  译作:《刹那时光》《兰屿之歌》《清泉故事》《娃娃看天下》(共两本)

  诗: 《朋友》 

  音乐专辑 (填词):《回声》 

  作品评论

  著有散文、小说集《撒哈拉的故事》、《哭泣的骆驼》、《雨季不再来》、《温柔的夜》、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、 《背影》、《我的宝贝》等十余种。三毛散文取材广泛,不少散文充满异国情调,文笔朴素浪漫而又独具神韵,表达了作者热爱人类、热爱生命、热爱自由和大自然 的情怀。其记游散文如《撒哈拉的故事》《万水千山走遍》融知识性,趣味性,艺术性为一体,具有较高的文化审美价值。叙述哀情的散文如《云在青山月在天》《不死鸟》《背影》《似曾相识燕归来》等风格沉郁,淡泊,显得炉火纯青,更具耐读性。

  三毛生性浪漫,三岁时读张乐平《三毛流浪记》,印象极深,后遂以“三毛”为笔名。为了追寻心中的那棵“橄榄树”, 她踏遍万水千山。然而,无论是异国都市的生活情调,还是天涯海角的奇风异俗,都不能消解她深埋于心中的中国情结。尽管她嫁给了一个深眼高鼻的洋人,但她仍 是一个完整的东方女性。三毛从来不刻意追求某一种技巧和风格,一切都显得平实与自然。然而在她信笔挥洒之中,却又蕴涵无限,这也许是一种更高的技巧和风格 吧。 有读者认为“流浪”才是她的真正的名字,无论是她遗留下来的众多作品、她的游历和她心灵情感的转折,都是充满一点点浪迹天涯的意味。

  曾经,三毛的母亲缪进兰在一篇题为《我的女儿,大家的三毛》的文章提及,在四个兄弟姊妹里,次女三毛的性格最为特行卓立、不依常规,及不能忍受虚假。所以,父母要在她身边看守着每一脚步是否踏稳。

   事实上,三毛的作品,特别是由《撒哈拉的故事》开始,便是她游历的记叙,也是她情感的记叙。与荷西一道生活的年月,三毛的文章充满欢笑、喜乐,读者阅读 她的小说,仿佛感受着她愉快的婚姻生活,就是面对着大风沙的侵袭,她也是积极和乐观;然而,自荷西死後,三毛的文章却一下子“黑暗”起来,文字不再有笑 容,代替的只是无尽的悲伤,这时候,作品塑造了三毛一个哀伤过客的形象。

  翻译作品

  《娃娃看天下(一)》(漫画)1980年2月初版 译自西班牙文

  《娃娃看天下(二)》(漫画)1980年2月初版 译自西班牙文

  《兰屿之歌》丁松青神父(Fr. Barry Martinson)原著 1982年6月初版 译自英文

  《清泉故事》 丁松青神父(Fr. Barry Martinson)原著 1984年3月初版 译自英文

  《刹那时光》 丁松青神父(Fr. Barry Martinson)原著 1986年1月初版 译自英文

经典语录

       1、我笑,便面如春花,定是能感动人的,任他是谁。——《撒哈拉的故事》
       2、每想你一次,天上飘落一粒沙,从此形成了撒哈拉。每想你一次,天上就掉下一滴水,于是形成了太平洋。——《撒哈拉的故事》
       3、有时候,我多么希望能有一双睿智的眼睛能够看穿我,能够明白了解我的一切,包括所有的斑斓和荒芜。那双眼眸能够穿透我的最为本质的灵魂,直抵我心灵深处那个真实的自己,她的话语能解决我所有的迷惑,或是对我的所作所为能有一针见血的评价。——《雨季不再来》
       4、读书多了,容颜自然改变,许多时候,自己可能以为许多看过的书籍都成了过眼云烟,不复记忆,其实他们仍是潜在的。在气质里,在谈吐上,在胸襟的无涯,当然也可能显露在生活和文字里。——《送你一匹马》
       5、或许,我们终究会有那么一天:牵着别人的手,遗忘曾经的他。——《雨季不再来》
       6、岁月极美,在于它必然的流逝。 春花、秋月、夏日、冬雪。——《岁月》
       7、我爱哭的时候便哭,想笑的时候便笑,只要这一切出于自然。我不求深刻,只求简单。——《流星雨》
       8、梦想,可以天花乱坠,理想,是我们一步一个脚印踩出来的坎坷道路。——《亲爱的三毛》
       9、人情冷暖正如花开花谢,不如将这种现象,想成一种必然的季节。——《亲爱的三毛》
       10、走得突然,我们来不及告别。这样也好,因为我们永远不告别。——《我的宝贝》
       11、那些因为缘分而来的东西,终有缘尽而别的时候。——《我的宝贝》
       12、刻意去找的东西,往往是找不到的。天下万物的来和去,都有他的时间。——《谈心》
       13、人生一世,也不过是一个又一个二十四小时的叠加,在这样宝贵的光阴里,我必须明白自己的选择。——《送你一匹马》
       14、我愿意在父亲、母亲、丈夫的生命圆环里做最后离世的一个,如果我先去了,而将这份我已尝过的苦杯留给世上的父母,那么我是死不瞑目的,因为我已明白了爱,而我的爱有多深,我的牵挂和不舍便有多长。——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
       15、个人的遭遇,命运的多舛都使我被迫成熟,这一切的代价都当是日后活下去的力量。——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
       16、真正的快乐,不是狂喜,亦不是苦痛,在我很主观的来说,它是细水长流, 碧海无波,在芸芸众生里做一个普通的人,享受生命一刹间的喜悦,那么我们即 使不死,也在天堂里了。——《雨季不再来》
       17、所有的人,起初都只是空心人,所谓自我,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,全靠书籍绘画音乐电影里他人的生命体验唤出方向,并用自己的经历去充填,渐渐成为实心人。而在这个由假及真的过程里,最具决定性的力量,是时间。——《空心人》
       18、这时候我注视着眼前的雨水,心里想着,下吧、下吧,随便你下到哪一天,大地要再度绚丽光彩起来,经过了无尽的雨水之后。——《雨季不再来》
       19、后来,我有一度变成了一个不相信爱情的女人,于是我走了,走到沙漠里头去,也不是去找爱情,我想大概是去寻找一种前世的乡愁吧!——《沙漠》
       20、所以,我是没有选择的做了暂时的不死鸟,虽然我的翅膀断了,我的羽毛脱了,我已没有另一半可以比翼,可是那颗碎成片片的心,仍是父母的珍宝,再痛,再伤,只有他们不肯我死去,我便也不再有放弃他们的念头。——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
人物成就
       发表作品23部,约500万字。三毛祖居系其祖父陈宗绪先生于民国年间建造,位于定海区小沙镇陈家。五间正房现已修复成为“三毛作品陈列室”,以“充满传奇的一生”、“风靡世界的三毛作品”、“万水千山走遍”、“亲情、爱情、友情、乡情”、“想念你,三毛”等为主题,分别陈列三毛的遗物、作品、照片。三毛祖居被定海区政府列为文物保护单位。
       电影《滚滚红尘》由三毛编剧,严浩导演,林青霞、秦汉、张曼玉合演,“汤臣电影公司”出品。上演后因剧本影射并同情汉奸胡兰成与女作家张爱玲相恋,颇受非议,尤以内容涉及国民政府之形象问题,受到台湾舆论界严厉批评。1990年12月15日,三毛盛装出席第二十七届金马奖颁奖典礼,滚滚红尘获十二项提名,夺得最佳剧情片、最佳导演、最佳女主角、最佳女配角等八个奖项。三毛角逐最佳编剧奖,结果榜上无名,不禁当众落泪。
人物评价

家人评价
       我女儿常说,生命不在于长短,而在于是否痛快的活过。我想这个说法也就是:确实掌握住人生的意义而生活。在这一点上,我虽然心痛她的燃烧,可是同意。
       ——三毛父亲陈嗣庆
       三毛是个纯真的人,在她的世界里,不能忍受虚假,就是这点求真的个性,使她踏踏实实的活着。也许她的生活、她的遭遇不够完美,但是我们确知:她没有逃避她的命运,她勇敢的面对人生。
       在我这个做母亲的眼中,她非常平凡,不过是我的孩子而已。
       ——三毛母亲缪进兰
作家评价
       三毛不是美女,一个高挑着身子,披着长发,携了书和笔漫游世界的形象,年轻的坚强而又孤独的三毛对于大陆年轻人的魅力,任何局外人作任何想象来估价都是不过分的。许多年里,到处逢人说三毛,我就是那其中的读者,艺术靠征服而存在,我企羡着三毛这位真正的作家。
       ——作家贾平凹
       有些本来是含义美好的名词,用得滥了,也就变成庸俗不堪了。才子才女满街走是一个例子,银幕、荧幕上的奇女子频频出 现也是一个例子。我本来不想把这种已经变得俗气的衔头加在三毛身上的,但想想又没有什么更适合的形容,那就还是称她为奇女子吧。“奇”的正面意思应是“特 立独行”,按辞海的解释,即志行高洁,不肯随波逐流之谓也。
       ——作家梁羽生
       三毛曾说过很羡慕我和秦祥林恩爱,也想找一个关心自己、可以谈心的及工作上的伴侣,可惜未能找到理想对象。对于死去的丈夫,她仍然十分怀念。她太不注意保护自己……我曾经劝她不要太过任性,就算自己不在乎自己的身体,也要为父母保养身体。
       ——演员林青霞
       如果生命是一朵云,它的绚丽,它的光灿,它的变幻和飘流,都是很自然的,只因为它是一朵云。三毛就是这样,用她云一 般的生命,舒展成随心所欲的形象,无论生命的感受,是甜蜜或是悲凄,她都无意矫饰,行间字里,处处是无声的歌吟,我们用心灵可以听见那种歌声,美如天籁。 被文明捆绑着的人,多惯于世俗的繁琐,迷失而不自知。读三毛的作品,发现一个由生命所创造的世界,像开在荒漠里的繁花,她把生命高高举在尘俗之上,这是需 要灵明的智慧和极大的勇气的。
       ——作家司马中原
       有很多人批评三毛,认为她只是在自己的小天地作梦,我不以为然。基本上,文学创作是一个人性灵升华的最高表现,她既能升华出这样的情感,就表示她有这样的层次,这比起很多作家,我觉得她在灵性上要高出很多。
       ——演员胡茵梦
       三毛对生命的看法与常人不同,她相信生命有肉体和死后有灵魂两种形式。她自己理智地选择追求第二阶段的生命形式,我们应尊重她的选择,不用太悲哀。三毛选择自杀,一定有她的道理。
       ——作家倪匡
       三毛一生追求的幸福用语言是无法形容的,她的这种幸福来自灵魂和身体上的自由。所以她几乎遍布了世界的各个角落,留下了那脍炙人口的作品。三毛永远活在我们心中,大家永远记住了她。
       ——作家辛东方

 

上一篇:谭盾

下一篇:霍金

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
Copyright © 2014-2015 热点人物www.rdrw8.com 版权所有